主页 > 铁精粉价格 > 正文
ASC新研学院平川:将中国学生带去哈佛 让世界精
发布日期: 2021-06-10

  原标题:ASC新研学院平川:将中国学生带去哈佛, 让世界精英教育惠及大众

  作为世界最大的留学输出国,2018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为66.2万人,同比增长8.9%。其中,国家公派3.02万人,单位公派3.56万人,自费留学59.63万人。到2019年,中国留学人口规模已经突破70万人。

  强大的出国需求带动了留学服务市场的发展,传统方式已无法满足准留学生的个性化需求,留学服务也从简单的院校申请拓展到了对孩子国际化教育的长期规划,ASC新研学院就是在科研教育细分赛道的一家公司。自2012年成立至今,ASC新研学院通过聘请哈佛等美国各大名校的教授带领中国学生进行科研项目,为中国学生们提供有趣而特别的课外学术经历同时,又能够在其申请名校时提供额外的学术能力方面的佐证。

  近期,ASC新研学院创始人、榆心教育集团执行董事平川先生与福布斯中国进行了一场对话。

  2008年高中一毕业,平川就前往美国求学,在他前往美国后的十年间,我国留学行业迎来黄金十年,每年两位数的增长速度,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前往海外留学。如今刚满30岁的平川,身上既有而立之年的沉稳,谈话时偶尔蹦出些段子又带些90后独有的意气风发。这和少年时的他有些不同。“我以前是名文艺青年,学术又愤青”,平川说,“小时候我就想当名作家,想出很多很多的书”。

  高中时,平川将自己对文学的喜爱付诸实践,在校园内创办了文学杂志《风致》,上海作协是他和社员们常常光顾的地方。2008年前往波士顿大学读书时,他将风致也带了过去,成立了风致社团并且在美国留学圈里不断壮大,仅仅三年就吸收了美国各地近3000名中国留学生成为会员。

  2011年正值辛亥革命100周年,平川琢磨着要做点事,就联系哈佛大学的一个学生社团,由风致牵头,在各大基金会及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的支持下举办了“哈佛辛亥革命百年论坛”,邀请了包括中山大学校长袁伟时、中国社会科学院杨天石等一批国内的知名学者,哈佛大学中国基金会主席柯维林等一大批哈佛大学知名教授在哈佛大学宣讲。“那个论坛的开闭幕仪式都在哈佛纪念礼堂举办”,平川介绍道,“哈佛大学每年的毕业演讲都是在那里”。

  最终,为期两天的会议成功吸引了将近六百余名留学生参加,坐满了一个大礼堂。当时正逢大雪与风暴,学生们湿漉漉地坐在阶梯教室里认真地听演讲做笔记,结束后还和教授们一起去中餐馆边吃边聊。这场由学生策划的小试牛刀的论坛,却以一种更特别的形式纪念了辛亥革命的精神。这是哈佛大学有史以来非常少见的一场以中国历史、文化为核心的大型论坛活动,有别于往年的商业论坛,来的嘉宾们都是学者、教授、媒体人,参加的学生们也都带着纯粹的学术之心与爱国之情不远万里从各地来到波士顿。

  论坛结束没多久,平川开始面临未来抉择。那场论坛让他意识到,美国那么好的教育资源,却只能给寥寥百人聆听,而光是中国每年就有成千上万的人渴求这样的教育机会而不可得。既然如此,为何不将哈佛大学的教育资源带向中国?他想要将美国顶尖大学创造的学习围墙拆解,把核心的教育资源带回中国。

  说干就干。2012年3月,平川在波士顿纽伯里街30号租了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办公室,与几位哈佛大学以及波士顿大学的同学一起做网站,给常春藤盟校里的教授发邀请,请他们暑假来中国给高中生上大学基础课,将美国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带到中国。

  2012年平川大四,他从波士顿大学休学,怀抱着期待回国创办了辅仁博雅暑期学校。古人云“以文会友,以友辅人”,将不忘中国传统之本的“辅仁”与博雅(Liberal Arts Education)东西方结合,正合“在中国感受美国通识教育魅力”之意。

  但凡能走到行业金字塔顶端,光靠情怀与纸上谈兵是没用的。第一期辅仁博雅暑期学校在北京开课,只招到7位学员,同年在上海的第二期也只招到30多人。从满怀期待到沮丧失意只在一瞬间,但平川有着超凡的执行力,最擅长的就是将异想天开变为现实。

  2013年,辅仁博雅暑校进入第二年。第一年的兵荒马乱瑕不掩瑜,口碑的发酵让100名学员慕名而来,大多数是高中生和高三毕业即将升入美国大学的准留学生,他们在这里学习文学、历史、经济、写作等课程,这些课程都能转成大学的正式学分。课程的老师都是美国名校的明星教授,Matthew Kaiser是“Harvard Thinks Big十大最受欢迎教授”当选者,他在可容纳千余人的哈佛桑德斯剧场(Sanders Theatre)教文学,而Richard Billows则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系主任。在一月有余的暑校里,学生们不但可以和这些名师上课,还能一对一参与教授的研究项目,这也是后来平川开创的ASC新研学院的前身。每个周末,学校还会安排旅行、社交以及演讲活动。辅仁博雅也开始转亏为收支平衡。

  2014年下半年,平川回到波士顿继续完成剩下的学业。半年后,他带着对商业以及教育行业的全新认知,回到中国,并将根据地从北京转回上海,榆心教育脱胎而出,榆取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而心则代表做教育要用心。

  观念改变了,最先要解决的就是开拓运营项目。“中国学生极大的问题是课外活动的单一化,国内非国际化学校的普通高中对于学生在课外活动中个人素质培育的重视程度跟美国的高中是不一样的”。平川思考,如何在现有的教育体制和教育资源下,为学生提供更丰富多元的科研活动与课外活动,并帮助他们在申请名校时与美国高中生享有同样优势呢?ASC科研项目应运而生。

  ASC,全称American Scholastic Convention Research Programs,即引进美国名校教授来华授课的名校科研项目。自ASC创始以来,榆心聘请来自以哈佛为主的超过1000名常春藤盟校的教授来为中国学生进行上课,所有成功完成课时的学生将获得来自执教教授亲自评测的官方学术评价报告。教授会按照学生在课程中的学术表现、课堂参与度、研究技能、语言技能四大分类给予详细的分值阐述。同时,根据评分,教授会按照非常推荐,积极推荐以及尚可,三个层级为学生撰写评价与推荐信。

  大环境对教育产业内的所有公司都是公平的,但ASC在跟同行的竞争中,依然拉开了巨大差距。“ASC的特色就在于一对一定制,也就是千人千授。”平川介绍。在他看来,就像阿里巴巴淘宝网所应用的“千人千面”的个性化营销体系,既然一千个消费者可以看到一千个不同版本的首页,ASC为何不能为一千个学生创造匹配一千个不同的教学方案与师资?ASC能够承诺学生与家长的,就是根据学生的特色和个性特点以及需求找到相对应的教授来授课,也就是一千个学生就有一千个教授来适配。而能够支撑ASC作出这样大胆承诺与假设的,正是长达十年以来平川所积累的教授资源以及他带领的优秀教务教研团队。

  前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主席、现任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著名终身教授Shamus Khan教授说,“2020年,我在ASC带了八个课程项目,我发现ASC的所有课程都拥有极为严格的学术要求,并且拥有非常优质的学生群体。他们有一些学生甚至是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十四年教学生涯中最好的那几个。”

  得益于优质的课程内容生态及更积极的用户运营策略,ASC实现了稳健的增长,也获得了全国知名国际学校与顶级留学机构的青睐。他们纷纷把自己的优质苗子送到ASC,希望能够为学生的履历与背景添砖加瓦,再上一层。平川说,“我们创造了太多第一,许多被哥大、斯坦福、芝加哥录取的学生都是从我们这边走出去。”通过9年的不断累积,ASC的学生体量也达到了上千人的规模,而每年通过ASC项目,最后录取美国常春藤名校、英国G5名校的学生也常常突破百位。

  冲击在线年,教育行业进入低迷期。伴随着一级市场缺水、创投环境的普遍黯淡,即便是被认为是抗周期性突出的在线教育也未能幸免于此。数据显示,2019年的教育行业的一级市场投融资数量同比下降了32%,为4年来新低。而疫情改变了这一切。据iResearch统计,2020年教育行业累计融资1164亿元,其中在线%。风口上的在线教育因其“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现状,追捧与争议并存。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ASC新研学院也积极地将原来的线下实地教学转向线上课程。尽管在在线教育领域上晚了先行者几个身位,但平川相信,ASC有极大的优势。

  首先,ASC新研学院的师资都在国外,在拥有名校师资的前提下,教授与学生的地理位置越远,在线教育的优势将会越明显。“以前的学生会因为地域和时间的限制,无法去当地上课,但是在线教育能够打破地域和时间中存在的限制,解锁更多美国精英教育的资源,让大学教授即使在平时学期中也可以有一些带校外学生的机会。”

  其次,从软件到硬件,再到用户运营网络,榆心把公司内外能调动的优质资源,都聚集到这个项目,足以证明其冲击在线教育领域的决心。ASC采用的是美国一流大学统一使用的CLASSONE互联网课程管理平台,能够将美国名校师资云化分享。而通过ASC开发的云平台,学生不仅可以通过直播看到教授的在线授课,实时解答,还能利用ASC的SaaS云平台进行实时回放,并且在课程平台上与其他同学互动,跟进作业进度并完成教授布置的阅读与小测验。教授也可通过平台控制学生的学习进度,完成每一个学习章节后自动推进到下一个章节。学生也可通过CLASSONE课程平台与教授直接对话、留言或在聊天板进行互动,实现零距离的思想碰撞。所有课程的最终分数均会由CLASSONE平台同步到ASC后台数据与官网,学生在课程结束后可通过ASC官网直接递送成绩及推荐信至目标大学。

  而随着疫苗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应用,ASC新研学院也将继续线下项目的开发,帮助学生实地参与名校教授的科研项目,到世界各地进行考察。在平川看来,实际上目前已不存在纯粹的线下教育和线上教育之分,二者在相互改造和渗透,不论手段如何,其目的都是让学生跟教授之间有智慧知识上的互动和交流,从而刺激与启发学生的思考。

  近日,2021年美国常春藤学校放榜,与显著上涨的申请人数不同,几大名校在录取率上都呈现出连年下降的趋势,这也意味着名校的入学门槛越来越高。前哈佛招生官SallyChampagne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考试成绩只是招生官开始查看申请材料的起点,好奇心比好成绩更重要,而美国大学招生办常常关注的不仅仅是数字,更是一整套申请的逻辑是否完整,是否可以自圆其说,自证其源。由此可见,传统国际教育提供的主流内容,即“托福、雅思、GRE”,加上如商科学生需要的GMAT等领域的服务已经满足不了需求,“在线化改造”在各个细分赛道不断展开。这其中,“背景提升”作为在线国际教育中的新兴服务,通过为留学预备军提供一整套的生涯规划方案或单个科研项目、论文文书或学科竞赛指导的方式,既能让学生在申请名校时提升软实力,也训练了学生的科研能力或学术功底。

  数据显示,预计面向留学人群的背景提升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26.5亿元,2022年将增长至44.8亿。iResearch预测,未来行业整体增长空间不仅来自留学群体,新高考背景下国内升学市场的需求升级也会拉动整体参培率进一步提升。

  这与平川对未来教育市场的预测不谋而合。在他看来,随着社会对于个人研究能力与思维能力的要求提升,未来的教育趋势更偏向于“因材施教”,即强调个人才能发展的精英教育,始于国际化教育领域的科研教育终将会融入当代中国教育中。

  “我将教授带到中国来只是一个行为,榆心的使命其实是精英教育普世化,也就是让优质的教育资源,最终成为对普罗大众的赋能。”平川解释道,“教育的普适性是历史车轮必然的轨迹,而精英教育的普适性,则更是历史的必然。我们公司,正是这个轨迹中的一部分,我们要用科技的力量去改变原来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性。这是我们公司的目标。”

  到2021年3月为止,以北京为核心的华北、以上海为核心的华东,以武汉为核心的华中及以深圳为核心的华南四大片区全部部署完成。而到今年年底之前,ASC新研学院计划开发一千位来自英美顶尖名校的教授,覆盖文理工商社五大学院的所有一级、二级学科。“五年内,我们公司的整体师资水平将超过哈佛大学。”平川这样期望着,也将带领着公司不断攀上更高的巅峰、迈入更广阔的全球教育市场。

  文章版权归福布斯中国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可在后台回复“转载”自动获取具体方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